销售热线: 400 6128 608
技术支持:0755-6128 6200
  0755-6128 6600
访客留言板:欢迎留言,我们会尽快给您回复!
一句话留言:
您的联系方式:
软件下载
延伸阅读

炫富和炫贫—摘自《读者》

小郭(2010-7-2)
        
              在纽约市市级职位竞选中,一度在主计长(相当于财务总监)一职候选人中遥遥领先的刘醇逸出了一条负面新闻。
              幼年随父母从台湾移民到美国的刘醇逸顶着纽约市首位亚裔市议员的光环,一直是纽约华人的骄傲。这次他竞选更高的职位,多次提及自己当年在新移民家庭中成长的艰辛。他对选民说自己七岁就在母亲打工的制衣厂里帮工,为家里减轻经济负担,希望以此来说明他深知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
              但刘醇逸讲的故事却被一家英文报纸的记者发现与事实不符。刘妈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其实没有在制衣厂里打过工,只不过是把活儿领回家里来做。刘爸爸也对记者说,儿子的“帮工”其实也不是为了贴补家用,而是为了给自己多赚点零花钱。记者还发现,刘的父亲是一家银行的高级职员,刘家来到纽约后很快就在富裕的贝赛地区买了一处大房子。这家报纸还特意为此发表了社论,说刘醇逸从一
            个新移民成长为纽约市的市议员已经实现了美国梦,没必要再为此刻意粉饰自己的经历。
              这场口水官司中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最终也没有分出谁是谁非。不过有趣的是,这件事发生的同时正是中国新学期的开始,“富二代”和“贫二代”再次成为从大学校园到报纸、网络的热门话题。按照中国的标准,刘醇逸即使算不上“富二代”,应该也算出自小康之家,如果他真的是故意把自己说成个苦孩子,这本身就已经令人费解,而报纸还把这叫做“粉饰”,就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在中国,“炫富”比“炫贫”似乎更常见也更符合逻辑。“富二代”显然是校园中活跃的一群,他们出手阔绰、财大声高,他们喜欢和别人谈论自己的出身,喜欢在看似不经意中暗示自己的不俗身家。而“贫二代”就显得沉默寡言,他们没有引人注目的行头,也没有令人艳羡的谈资,很多人甚至刻意避谈自己的父母和家庭,因为不想招来怜悯或嘲笑。其实在美国,含着金勺子出生的人也一样可能占到先
            天优势的便宜,从政界的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到商界的特朗普、默多克家族,“富二代”们在父辈的提携下,轻松地跳上了别人可能终其一生也无法到达的台阶。
              但不同的是,美国普遍的社会价值观并没有给“富二代”营造出被人羡慕和崇拜的氛围,他们得到更多的是鞭挞和苛责。希尔顿家族貌美如花的长女帕丽斯•希尔顿因为一事无成被媒体穷追不舍地讥讽,小布什任总统时也有反对者天天在白宫门口敲着手鼓、打着拍子大喊:“你怎么找到工作的?你老爸,你老爸。”
              在美国,“富二代”要想赢得别人的尊重,就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证明自己可以青出于蓝。我曾经采访过未来主义画派大师伯柳克的曾孙——纽约艺术家大卫•伯柳克,他说,出生于伯柳克家让他感到压力很大,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成绩不可能超过曾祖父。
              也许,当年美国人的先辈乘着五月花号漂洋过海,抵达北美大陆,就已经注定了白手起家将成为美国精神的一个重要部分。而美国文化中对独立个体的强调也让人们更容易把焦点集中在个人成就而不是家庭背景上。从这个意义上讲,出身起点越低越能显出个人奋斗的价值,
            所以对于第二代们,“炫贫”反而比“炫富”更普及。
              对于中国的独生子女,“父母的就是我的”这种观念也许很难改变,或者本来就是事实。但问题可能出在“富二代”和“贫二代”这两个词本身,人们按先天不同被贴上了标签以后就不容易看清楚一些内在的东西。其实可以靠继承得来的不只是一个光荣的姓氏,更有父辈走过荆棘之路的坚韧和勇气,这一点对穷人和富人家的孩子都是一样的。
            
        
深圳管易通软件有限公司